仙女湖传奇-284F.Com
仙女湖传奇-284F.Com
微信礼包 |

 ↑扫一扫,礼多不奇怪↑

首页 > 新闻中心 > 游戏资料

1.80金币传奇:我的传奇13区飞鸿

浏览次数:1    日期:2020-01-13

刚接触传奇,因为披风很贵,就建了个小女法玩,从此,天天穿个小丑袍屁颠颠地跟着朋友的小男道后面进出封魔深处,晚晚幻想着能打到传说中的祖玛装备。当时看见拿骨玉的都叫哥哥,看见裁决战士就害怕,看见法神套的就骂傻比:“法神都有了还来打祖玛。”

那时的传奇,少有杀戮,少有仇恨,封魔是我们的世外桃源。那时的我们,可以为掉把7的魔杖而一夜难眠也不会被女同学骗的瓶香水而难过半分。那时候的游戏,只是单纯的好玩,而不是要拽。

接着幻境开出,曾和我们在封魔一起打装备的朋友陆续离开我们去里面闯荡。但他们还常常想起我们这些穷兄弟,常告诉我们他又躺尸躺到天尊什么的,现在想想也许炫耀的成分居多吧。幻境开出两个月后,我和道士终于想到我们也应该进去碰碰运气。到幻境的第一天晚上,我们在幻八门口就检到把35裁决和4的死神,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道士转头对我说了句:

“我想我们时来运转了”

他是对的,接着,盛大推出王者禁地,道士算准王者开门的时间,之前把高攻击的雪人王和电僵王在下人的地方围好,我则在周围找飞尸,每次王者开门都是一阵阵血雨腥风。伴随着阵阵惨叫和我们的尖叫,地上多了好多以前梦中才见到的装备。到了后来,由于去王者的危险系数太大以及王者除了天魔外其他也打不到什么好东西,下来的人越来越少,我们在检到把37裁决之后,就没动力再害人了。

1.8版本等了两年才来了,这时我们的两个战士也从家里休病假结速返校,这使得我们的战斗力有了一个极大的提高,那段时间的战士在便宜的帮助下能左手点着烟,右手抱着妞把道士、法师打飞。1.8版本出了法师的新技能灭天火,在用了冰橙子的pk缩定后,逃跑的敌人每下必中。我们几个人混迹于幻7打暗之魔龙怪,最喜欢在抢了装备或者杀了哪个人物后吊一声:“废物”现在想想,我们也就是占了网速和坐一起配合好的优势。

盛大又陷入困境了,聪明绝顶的智囊团想出了英雄,这是对人民币玩家的最大奖励,也是对非人民币玩家的最大打击。我的48级法师在加九英雄的刺杀下三秒就挂,迷茫了,想盛大真的要彻底赶走我们这些学生玩家了,看着我屏幕上的死人,道士来了句:

“等毕业了,咱们好好干一下,也做个有钱人。”

“还是当GM吧,就拿点死工资我也认了。”

不可否认,英雄的出现确实使传奇又火暴了起来,每到晚上大型pk不断,看着密密麻麻的黄点点,旁边的小哥吐了口烟说:

“传奇不是没人玩了么?”

“一半不是人。”我甩都没甩他就投入到检装备大军里去了。

网速、经验和运气一直伴随着我们,英雄的暴率那叫一个高,我们一个月内检到两把37+6裁决,两把38+6裁决,卖的元宝都被瓜分了各自冲英雄去了。

这四把武器中有把38+6是区里第一大行会老大ZS2H暴的,他想把刀买回去,我们的战士对极其自负的他很是反感,二来也想抬抬价格,他出价出到1300元宝都没有卖给他,他最后来了一句:

“不卖给我,以后你们别想打装备了。”

战士问怎么办。

“玩个叼游戏都被人威胁,毕业了到社会上还混个屁啊。”

从此反目。

那时候到大四下学期了,大家都很忙。因为毕业论文和挂科等事情上线上的少了。用了把38+6裁决的钱请系里领导吃了顿后终于有惊无险地毕业。毕业晚会上喝了很多酒,对很多女生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心及愿与之白头偕老的决心,更有贱人借酒表达了想与之同床的急迫心。我们几个因传奇而异常亲近的苦人儿合饮一杯后各奔前程,谁也没说以后的路怎么办,是因为没人知道吧。

我敬高数老师酒的时候说了一句:

“不好意思,我上你的课的时候还打瞌睡,虽然知道你讲得很好。”

“没有关系,只要你在以后的人生路上不要打瞌睡就好了。”

那一刹那,我就知道,他肯定是以后我大学时代唯一记住的老师了。

和大多数毕业生一样,我赶一个又一个场子去应聘,象狗一样被人叫唤着进去回答弱智问题,郁闷的是你在对这份工作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还必须装出很激动的样子以示对此的重视,更郁闷的是你那神经制般的激动还不如旁边一个穿低胸的恐龙更能吸引那些老头的目光,这些自以为有生杀大权的半步入棺者以一句回去等通知吧把我打发走,然后把全部的热情投入到对恐龙胸罩的系统研究上去了。

当在应聘一个大专学校的讲师时,台上那个妖精讲到每个月待遇900,而且只能拿70%,另外30%要看年终考核情况的时候,我觉得我无须再忍了,于是很有气势地拍案而起:

“操,540块连吃饭都不够哇,你当我在山区支教啊!”

下面爆发出如雷的的掌声,那个狐媚的女人鄙了我一眼:

“同学,是630块,你算错了。”

我脑子里一下子全是冰咆哮,骂了一句不知道是“操”还是“靠”还是“日”还是“。。。”拎起我4格小包裹就走,教室里传来阵夸张到极点的笑声。

哎,换个城市吧,没脸了。

回到家中,老妈就对老爸抱怨:

“早就说过这样的招聘会不要去,没一家好单位,快点找人才是正路。”

“去看看总是好的,让他知道现在找工作多难找,今天被用人单位甩了吧。”

我抽出一打面试通知书:

“现在的招聘会不是招营销的就是招民工的,而学校里招的又都是保姆。”540和630的事我谁都没说,我怕人家说我是250,哎。

道士找了份日资企业,就在家旁边,天天晚上上线检装备冲合击。当初盛大介绍道道合击的时候说有变态毒效果,是打BOSS的利器,我们就相信了,看到战英雄那精准的刺杀,完美的烈火,我们都很后悔,但没办法,一条道走到黑吧,希望道道合击能厉害点,最后发现,道道合不是厉害点,是变态,盛大第一次没有骗我们,确实是杀英雄BOSS的绝对利器。传奇之路又变的单一而枯燥无味了,就是毒人家英雄,放自己的英雄,双无机真气,合击。很快,我们的战宝宝也冲到40几拿上幸运9;很快区里人看到道士在英雄少于800血就收;很快,道英雄冲到2级合;很快,区里人都知道,道士在,英雄少于1200血就得收;很快,13区的有钱人把盛大客服电话打爆了。

“我知道为什么每次传奇的改动都向着有钱人了。”

“恩,他们有钱打电话嘛。”

有了道道合,我们直接由温饱跨越到现代化,开始不自己辛苦去捆大药而改用元宝买了,开始不为检不到一两样雷霆而郁闷了,检装备腰也酸了,腿也疼了,心一点都不跳了。

“上海女生有句话‘开奔驰以下的男人不能使我湿润。’我现在是1000元宝以下的装备掉地上不能使我心跳。”

“别废话了,多检点卖了去买辆亚奔吧,也算占点边。”

和屁相反,随着在13区飞鸿的名声越来越臭,也越来越响,却也多了两个莫名其妙的朋友,。

我们的战士因喝凉水生病,在家休学了一年,我们毕业了,他至今还在学校迷茫。

人人都说“考试不作弊,来年做学弟。”但没听说过喝凉水也会做学弟的,这事有点怪。我们毕业后,他一个人玩就更迷茫了,这时候两位朋友出现了,开着车来到以前我们一起奋斗的网吧,一看竟然也是我们区的,虽然是以前没怎么见过的号。学弟有人陪玩,我们也很高兴,再说多了两个帮手总是好事,就这样一起玩了一个星期之后,我们又爆到把37+7裁决,理所当然地贱卖给他们,他们说第二天带1000块钱来给我们,第二天没来网吧,但号在上,说刀打架掉了,我在行会说了句真巧,就发短信给战士,他回了句:

“人家开小车的,有的是钱,不会骗我的幸运9。”

刘天王的声音由隔壁电视传来:“开好车就是好人么?”我在行会里说了句:“最近的事情真是巧极了。”就下线了。我要准备些东西,要去给头头们看一下了。

当时道士打电话给战士说:“他们会不会以刀掉了为借口不给钱啊。”战士说:“不赔我手上的幸运9给你。”道士心头暗道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于是弱弱地说了句:“那好,你现在手上的+9别借给他啊。”

怕什么来什么,说刚借就被盗,从此不见他们来网吧了,战士少上线了,买了个密保给我寄来,号给我了。

其实两套加9我们一个月就是再搞回来,他掉的不仅是装备,而是十几年学校里所培育出来纯粹单一的心,好事吧,以这种心态到社会上去肯定吃大亏,4000元宝真的能买到这个教训那是太划算了。

我连郁闷的机会都没有就来到这个古老而又充满活力的城市,开始工作了。在这里,我是个健康、单纯、有文化、周围人看起来挺有前途的下派实习干部。所有人都对我笑,但我这一路走得很谨慎。

这边好多老板都玩玉,一天和他们去市场,看着挂着满满当当的架子,心里躁动不安,因为随便拿一块就可以换到ZS2H的号及装备了,想放假回去嘲笑爱吹牛的2H装备太差,才是一万块的麻痹戒指,又想到中国的官员都和这帮老板一起玩,怎能不腐败?在回去的车上,满脑子里还是那一排排叮叮当当响的玉。突然老板尖叫一声,前面一起车祸,一个女的被搅拌机车压碎了,车上人唏嘘不已。之后我打了个电话给道士:

“人活着太好了,别太在乎别的东西了。”

他回道:“骗了就骗了,我们杀的人太多了,老祖宗的话还是对的,恶有恶报!”

但他不知道他的报应还没到头,继盛大客服电话被打爆之后,他家电话开始遭殃,一天十几二十个都是12点以后打的,道爸道妈受不了了,威胁:“你再玩这个把你电脑砸了。”

实践证明出以下结论:

“打盛大客服没打对手家电话有效!打盛大客服电话还要低三下四地恳求调弱道道合,说尽好话还没有用,而打他家电话只要说:‘操你妈,日你全家,你再玩我天天打,你上线我就打’之类的过瘾话就起效了。”

都不玩了,13区飞鸿是你ZS2H一个人的了,不知道当年占尽优势的道魔是不是这样走的。无所谓了,道士打电话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们笑了好久,也算解脱吧,该是奋斗的时候了。传奇里我唯一的牵挂就是我那没过门的媳妇轻舞飞杨了,因为我名声太臭她一直不肯嫁给我,祝你一路走好!

大学四年我只有玩传奇是睁着眼的,我不会再迷迷糊糊走余下的路了。




分享到: